Day0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一句啊,好痛看着左侧手腕动脉扎入一根监测血压的针。之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略有意识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一点,感觉喉咙处有管子插着,说不出话,每一次的呼吸都要跟随着呼吸机的频率,只觉得难受想不停的下咽。

Day1 七月二日

凌晨六点,意识已经恢复,撤掉了呼吸机顺便还要清理呼吸道中的痰液。那种难受的感觉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抓。才发现双手被束缚在床的两侧。之后又在昏昏沉沉中睡着了,等待着中午十一点的到来,从醒来就感觉到口渴,也没法去喝水,呼吸道干燥口腔也干燥,没有其他的欲望,只想要水。

熬了好久,终于可以喝水了,27个小时以来的第一口水,加起来也不过10毫升的样子吧。除了湿润一下嘴巴,也始终解决不了口渴的问题。

中午可以吃饭了,第一顿小米粥感觉是这辈子最好喝的一次,有不少的水分可以喝,在监督下,一杯约400毫升的小米粥只能喝100左右。没一会儿,就需要用利尿剂进行排尿,一顿饭可能只摄入了200不到的水分,却要靠药物排出200+的尿液。感觉身体内一直处于脱水状态。大量水分的排除,身体也感觉燥热,手心和脚心有强烈的发热感。呼出的气体都感觉是烫的。枕头用热水袋装着冰水混合物进行物理降温,似乎麻醉药物效果还没结束,感觉一直处于迷迷糊糊之中,只想睡觉。

睡着后感觉到护士隔一段时间就在深静脉处推入药物,肾上腺素、多巴胺、利尿剂等等,每一次推入都能感觉到右侧一阵凉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刚好抵消那种燥热感。

下一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看窗外已经是红色的夕阳,晚饭依然是小米粥,但可以夹杂咸菜一起吃了,48小时来第一口咸的味道,一口咸菜配着两口小米粥,感觉太满足了。

坐起来感受到ICU的大概轮廓(不让戴眼镜,只能靠模糊的视线和声音做大概的判断)睡觉前小哥哥接好了水,找不到牙膏,然后开始带我蹭别人的牙膏,白嫖只有0次和无数次,之后一周的牙膏都是靠蹭别人的牙膏度过的

每次都感觉左臂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入,有一股凉凉的感觉,可能在推药吧,看不清也分不清在干什么。睡前小哥哥又帮忙换了冰,枕着冰枕慢慢的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六点。

Day2 七月三日
睡梦中觉得有人触碰左臂,迷迷糊糊睁眼看了一下似乎在抽血,一眼望去好多抽血管,一根换一根,抽完后用液体冲洗管道,这时候才知道那种凉凉的感觉是冲洗管道的液体带来的。

早晨七点钟,护工阿姨接好水洗好毛巾扶你起来给你擦脸,擦胳膊。总感觉很敷衍,脸上手上依然是油腻腻的感觉。

八点钟,早饭送了进来,依然是清水般的小米粥。依然是只允许喝一点点,饭后允许喝一点水。然后就是痛苦的循环,利尿-口渴-燥热,这时只能靠意识去克制欲望,口干舌燥都只能忍着,想要早些出ICU就只能忍着

饭后需要捶背,不停的练习咳嗽,在呼吸机的作用下肺部痰液比较多,必须得排出。这时会明显感觉到不会咳嗽,也不敢用力。尝试了一下憋气时间只有五秒钟左右,必须不停的吸氧,否则血氧饱和度会瞬间掉落至70的水平

第二天似乎和第一天没多大区别,依旧是迷迷糊糊想睡觉,吃了睡,睡了吃。

Day3 七月四日
四十八小时危险期似乎已经过去,依旧感觉口干舌燥和没完没了的燥热感,想要大量的冰块敷盖全身,想要咕咚咕咚的喝水,想要喝冰水。慢慢的开始望梅止渴,幻想着冰柠檬水、冰镇酸梅汤、冰可乐,幻想着一口畅饮的感觉。幻想着这些东西,开始分泌唾液,给干燥的口腔一丝丝满足感。

最右侧送来一个病人,似乎很年轻,不知什么病情导致昏迷不醒,家属商量过后给他上了ecomo 呼吸机和体外循环机,听这机器最低4W起步,每分钟300块钱,叫他名字能有轻微反应,但一直醒不来。似乎家里只有爷爷,老人不愿意放弃,似乎准备卖房换钱要求抢救

ICU里每天有人出,也有刚下手术台的推进来,他们经历着和我一样的遭遇,呼吸机带来的难受、吸痰的难受、双手被捆起来的难受、拔下呼吸机五个小时内想喝水的欲望,五小时后口干舌燥想不停喝水的欲望

Day4 七月五日
终于不用再喝单独的小米粥了,可以吃鸡蛋羹和酸奶再加些水果,第一次吃到西瓜忍不住快吃了一盒,被发现快吃完时,就少不了护士的一通说教,已经吃了也没办法,就开始加大利尿剂的量,让水分快速排出。之后吃饭吃水果旁边就多了一个人时刻盯着你,怕你再超量

我的对面推进来一个刚下手术台的人,似乎四十几岁了,心脏病和主动脉夹层都有问题,下来后一直没有醒来,似乎还要再做一次手术,为了维持生命,起搏器、体外循环机、呼吸机都上了,感觉病情很严重,心跳完全由起搏器维持,给起搏器换电池时,看到心跳是一条直线,吓得医生赶紧换了电池,为了以防万一,准备了一套备用起搏器。体外循环机隔段时间就有人来倒废液,再加些营养袋,生命所需要的物质都靠这营养袋来维持。

晚上睡觉前,向护士小姐姐要水喝,她竟然直接把瓶子给了我。当时愣了一下,然后就打开瓶子准备狂喝,结果她说了一句,喝吧让你过过嘴瘾,等会儿全给你利出来。。。吓得我只喝了两口再也不敢多喝,事实证明我想太多了,无论喝多喝少,她都要利尿。。心里不得不感叹,她真是个魔鬼,比魔鬼还可怕😨

最右侧那个病人似乎更严重了,每天有四个教授轮流在床边盯着,害怕出一点点意外,一点小的异常就足够让这几个教授害怕好一阵子

晚上,主治医生告诉我明天可以转普通病房了,心里想着终于要解脱了

Day5 七月六日

早晨突然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护士,站在旁边和我聊天,吐槽半天后她告诉照顾的我护士小姐姐不用限制太死了,都已经好几天了。也不用利太多,可以让我多吃点。还送了我一份西瓜,把眼镜和书送进来,免得我太过于无聊。。还借给我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中午戴上了眼镜,第一次看到了ICU的全貌,除了仪器的声音剩下的就只有病人的呻吟声。午餐吃了半分鸡蛋羹加一杯酸奶,还有半分西瓜,喝了几口水后满足的睡着了,这一顿饭是这几天以来吃得最好的一次,这一觉也是睡的最舒服的一次。于是似乎进入了深度睡眠,心跳徘徊在60左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做了B超检查,似乎出了点什么问题,又要呆在ICU了。。。

晚上主治医生约好了B超又重新做了一次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于是就给家属打电话明早可以出去了。。

然后,我最讨厌的星期三就这样开始发力,晚上心律开始升高趋近于160,一夜未眠,第二天说好的转出,就这样泡汤了。。郁闷

Day6 七月七日
一晚都没有睡着,心律居高不下,就得留我继续观察。这一天也许很难受,但也有开心。第一次看到那个照顾我的小姐姐的样子,然后就开始聊天,乱七八糟的想到什么就聊什么,早晨给我注射20毫升的降低心率的药物,从160降低到75,感觉也没有那种心慌的感觉。慢慢的感觉很轻松,心情也变好了,什么都好了。那一刻感觉我就是个小白鼠,他们无时无刻看着我身体的各项指标,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

不知道这小姐姐是不是有强迫症,92的血氧饱和度不满足,加了点氧气非要让这指标到98以上才行。过了一会儿她对我说,你看,这99多好看。。。我从未感觉如此无语过。。。只能回她一句,你开心就好。😅

午饭后,舒服的睡了两个小时,感觉最有安全感的两个小时

下午向她要笔和纸,写了一封信,报了平安,也要了一些生活用品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晚上换了个小哥哥,终于看清照顾我好多天的那个小哥哥叫什么了,聊天才发现都是同龄人,我问他为啥我要受这种苦难,这辈子都得一直吃药(当时一直不知道怎么做的,以为是置换,打了好几天抗凝针)他回答说:“人嘛,这辈子总得吃点什么药才行”,又有道理又无可奈何。

晚饭后吃了一颗青苹果,每咬一口就发现变色,以为是牙龈出血,又闻一下没有血腥味感觉好奇怪呀,心里想着可能真是抗凝药物导致的牙龈出血,现在嗅觉也出问题了。。。(其实是戴着氧气,快速让苹果氧化导致变色,当时已经想不出这种情况)

洗漱后在幻想之中慢慢的睡着了,过了一会儿似乎身边又围着几个人一看,教授和两个医生也在吓醒我了。心律似乎又出问题了,睡着后心率降低至80以下,明显感觉到起搏器在工作隔一段就能感受到一次十分有力的心跳感觉。医生们判断一下没啥事,把起搏器重新调整了一下,从刚开始的110调节到80最后调整到60

Day7 七月八日

早晨起来洗漱完吃完饭后告诉我可以上去了,瞬间的开心之后竟然有些不舍得离开了🤣🤣🤣

一周的时间经历了生与死的诀别,看着有人离去,有人却一心求死。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吧,死很容易,活着才是最需要勇气的,


右侧是为70岁老太太,老头来陪着。老太太40岁做了手术,还有糖尿病医生说手术风险很高,老头想了下就给老太太说:“我们不做了吧,活到现在已经值了,别再受罪了,回去好好过剩下的日子”第二天就出院回家去了。。。


右侧是个三十八岁的叔叔,因为主动脉夹层这次已经是第三次手术了,接近一个月没有吃喝,还需要体外循环机器维持生命体征,她看见我就劝我别做手术,太受罪了,看看他现在活的多么痛苦。当我在ICU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他的名字,出去后果然他进去了,因为伤口没有长好另外消化道出现了粘连,小肠已经外露。似乎主治医生给家属说考虑下不行放弃吧。。。

Q.E.D.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纵我不往,子宁不来?